联系我们 more>>

  • 手机:133-2807-0798
  • 邮箱:jshawanghua@163.com
  • 地址:海安市黄海大道东58号星湖湾55幢(售楼处南)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例2018年

发布时间:04-10

(2018)最高法民终2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江苏新龙兴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南通市海安县城东镇长江东路**。
    法定代表人:孙剑,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华,江苏锦润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腾冲县金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云南省保山市腾冲县腾越镇满邑社区华园三小区**
    法定代表人:魏爱英,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帅,云南九州方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晟,云南九州方圆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江苏新龙兴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龙兴公司)因与上诉人腾冲县金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鹰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云民初5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月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新龙兴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华,上诉人金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魏爱英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帅、张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新龙兴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新龙兴公司诉讼请求;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金鹰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审判决未全部支持新龙兴公司工程欠款利息请求,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错误。案涉工程中最后完工的工程已于2014年12月8日完成竣工初验,根据合同约定,自2014年12月9日起应当按照月息1%计算利息,一个月后按照月息1.5%计算利息。即便仅依照2013年3月1日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工程合同补充条款》,亦不应仅支持70余万元的利息。二审庭审后,新龙兴公司向本院提交《利息计算说明》,明确其主张的利息按照《承诺书》约定计算,总额为6549534.04元,具体为:1.第一期付款利息为2600990.66元(28519634.39元×30%×1.5%×608/30),暂计算至2018年3月31日;2.第二期付款利息为1946465.05元(28519634.39元×30%×1.5%×455/30),暂计算至2018年3月31日;3.第三期付款利息为1220640.35元(28519634.39元×20%×1.5%×428/30),暂计算至2018年3月31日;4.第四期付款利息为781437.98元(28519634.39元×20%×1.5%×274/30),暂计算至2018年3月31日。
    金鹰公司辩称,(一)案涉“腾冲欢乐湖国际温泉度假村一期二段”(以下简称“欢乐湖一期二段”)工程、“腾冲欢乐湖国际温泉度假村一期二段B区”(以下简称“欢乐湖一期二段B区”)工程至今没有竣工验收。1.施工完毕后,新龙兴公司并未与金鹰公司办理移交手续,因房屋质量未经验收合格,金鹰公司没有接收房屋,而新龙兴公司在此之前即已将钥匙发给购房者直接入住。2.新龙兴公司应在2014年12月8日完工后向腾冲市住建局档案馆移交工程档案资料,金鹰公司无权审查图纸资料是否符合国家规定,也不负有代收资料的义务,不承担交付资料不合格的责任。3.竣工图应由施工方新龙兴公司制作,新龙兴公司主张因金鹰公司未交竣工图而导致工程档案资料不全,无事实依据。(二)因上述“欢乐湖一期二段”“欢乐湖一期二段B区”两项工程未竣工验收,依照双方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尚不具备付款条件,金鹰公司已超付工程款,新龙兴公司主张利息损失没有依据。
    金鹰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2.改判驳回新龙兴公司起诉并支持金鹰公司反诉请求;3.一、二审诉讼费用由金鹰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1.案涉工程并未全部竣工验收合格。案涉工程涉及四部分工程,具体包括“美域中央小区”工程、“腾冲县欢乐湖国际度假村小区”(以下简称“欢乐湖一期一段”)工程、“欢乐湖一期二段”工程、“欢乐湖一期二段B区”工程。其中,“美域中央小区”工程及“欢乐湖一期一段”工程的档案资料均已移交备案,工程竣工验收合格。“欢乐湖一期二段”工程及“欢乐湖一期二段B区”工程,新龙兴公司、金鹰公司、监理单位、设计单位仅进行了自检自查,因新龙兴公司未移交档案资料备案导致无法通过工程质量监督部门的验收,工程尚未竣工验收。移交案涉工程相关档案资料及竣工结算文件既是新龙兴公司的法定义务也是其合同义务。新龙兴公司拒不移交竣工结算文件、工程档案资料是造成案涉工程未能通过竣工验收的主要原因。一审判决仅审查金鹰公司的付款义务,对新龙兴公司的义务不予审查,存在错误。2.依照相关合同约定,“欢乐湖一期二段”工程及“欢乐湖一期二段B区”工程尚不具备支付全部工程款的条件。对于“欢乐湖一期二段”工程,根据《工程合同补充条款》第七条约定,竣工验收交付钥匙、竣工验收资料完善交付发包方之前,金鹰公司只需支付工程总价的60%工程款给新龙兴公司;对于“欢乐湖一期二段B区”工程,根据《工程合同补充条款》第七条约定,“工程竣工验收”是付款前提,现该工程并未竣工验收,新龙兴公司无权主张相应工程款。根据前述合同约定,结合金鹰公司实际向新龙兴公司付款金额来看,金鹰公司已超付工程款,不存在拖欠工程款的事实。3.金鹰公司不应支付工程款利息779119元。金鹰公司在一审提交的答辩状中曾自认承担779119的工程款利息,系因金鹰公司误认案涉工程已竣工验收,符合合同约定付款条件,金鹰公司存在认识错误。案涉四个部分工程中,只有由施工单位垫资施工的“欢乐湖一期二段B区”工程在补充合同中约定了发包人逾期付款应付利息,前三个部分工程均未在相应的合同中约定利息,而第四部分工程在新龙兴公司未完整移交工程档案资料、工程未竣工验收之前,尚不具备付款条件。按照合同约定,金鹰公司已超付工程款,不应支付工程款利息。4.根据《工程合同补充条款》第七条、“欢乐湖一期二段B区”工程补充合同第七条第2项以及双方签字盖章的结算表等约定,金鹰公司有权预留3%保修金,而且工程至今未竣工验收,没有超过质量保修期,一审判决认定金鹰公司主张质保金无合同依据,认定事实错误。5.新龙兴公司自签订合同以来,四个部分工程均严重延误工期,金鹰公司主张工期延误违约金有事实和合同依据。
     新龙兴公司辩称,(一)新龙兴公司一审已提交证据证明因金鹰公司没有按时支付材料供应商的材料款,没有提供场地、通道,分部工程的防火门、进户门阳台门工程工期滞后,反复修改图纸等直接原因和天气原因导致工期延误,时间为732天。此外,金鹰公司在实际履行合同中一直拖欠工程款,新龙兴公司据此享有先履行抗辩权,不应承担工期延误的违约责任。同时,在《承诺书》中金鹰公司并未对工期延误、工程质量提出异议,表明金鹰公司认可实际完工日期。(二)案涉工程全部竣工验收合格并交付使用,相关档案资料亦已移交金鹰公司。金鹰公司在其上诉状中也明确表示若没有相关资料就无法取得初验许可证,由此可以证明“美域中央小区”工程、“欢乐湖一期一段”工程、“欢乐湖一期二段”工程已完成竣工验收,“欢乐湖一期二段B区”工程初验合格。
    新龙兴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由金鹰公司支付工程款40046252.51元及利息16909593.78元(计算至2016年7月31日);2.由金鹰公司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金鹰公司向一审法院反诉请求:1.由新龙兴公司承担延误工期的违约金10195000元;2.由新龙兴公司承担反诉案件受理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0年4月28日,金鹰公司与新龙兴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份,约定:新龙兴公司承建腾冲县“美域中央小区5#、6#、10#楼”,承包范围:基础、主体、室内外装饰装修、水电安装室外工程等,开工日期为发包人发出开工令为开工日期,具体以开工报告为准。合同价款为2860万元,合同对其他权利义务等进行约定。2010年12月18日,金鹰公司与新龙兴公司签订《补充协议》一份,约定5#、6#楼竣工日期为2011年6月30日,10#(包括地下停车场)竣工日期为2011年8月30日,如发生延期将按合同约定另行执行工期延误罚款条款(每逾期一日每栋罚款5000元)。上述工程于2011年12月25日竣工验收合格。
    2011年6月8日,金鹰公司与新龙兴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份,约定:由新龙兴公司承建腾冲县欢乐湖国际度假村小区1#、2#、5#楼。承包范围:基础、主体、室内外装饰装修、水电安装、室外工程等,开工日期以开工报告为准。竣工日期:开工报告日期+合同工期,合同总工期308天,合同价款为1060万元(暂估价),合同对其他权利义务等进行约定。同日,金鹰公司与新龙兴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份,约定:由新龙兴公司承建腾冲县欢乐湖国际度假村小区3#、4#楼、汽车库,承包范围:基础、主体、室内外装饰装修、水电安装、室外工程等,开汽车库;开工日期:2011年6月18日(以开工报告为准);竣工日期:开工报告日期+合同工期,合同工期为总日历天数。工程质量标准按《建筑工程施工质量验收统一标准》;合同价款1020万元(暂估价);对违约责任等进行约定。2011年6月8日,金鹰公司与新龙兴公司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合同总工期1#、2#、5#楼308天、3#、4#楼358天,按合同工期完成不奖不罚,每提前一天发包人奖承包人1000元,累计拖延工期超过30天,每天罚款5000元,雨季如连续下雨不能施工,按国家规定由发包人驻工地代表书面签证,工期顺延。2012年4月16日,金鹰公司与新龙兴公司签订《补充协议》,约定按合同工期完成不奖不罚,每提前一天发包人奖承包人1000元,累计拖延工期超过30天,每天罚款5000元,雨季如连续24小时下雨不能施工,由发包人驻工地代表书面签证,工期顺延。上述工程于2012年12月18日竣工,2013年8月23日验收合格。
    2012年5月4日,金鹰公司与新龙兴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份,约定由新龙兴公司承建欢乐湖一期二段;承包范围:土建、水电安装、多层1#、3#、5#、9048平方米、小高层2#、6#15511平方米;开工日期:2012年6月1日;竣工日期:以双方核定的开工报告时间确定竣工日期;工程质量合格;合同价款按云南省定额按时结算;对违约责任等进行约定。上述工程于2014年5月19日竣工验收合格。
    2013年3月1日,金鹰公司与新龙兴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份,约定由新龙兴公司承建欢乐湖一期二段B区;承包范围:土建、水电安装、室外学院、7#、8#、9#、10#、11#、12#、A1-A5#、商铺、消防;开工日期:8#、10#楼于2013年5月1日开工;7#、9#、11#、12#于2013年4月1日开工;竣工日期:以双方核定的开工报告时间确定竣工日期,7#、9#、11#、12#楼于2014年7月30日竣工,8#、10#楼于2014年8月30日竣工;工程质量合格;对违约责任等进行约定。2013年3月1日金鹰公司与新龙兴公司签订《工程合同补充条款》,约定就欢乐湖、国际度假村一期二段,承包方式:包工包料。土建工程承包价格计算方式:按云南省定额规定的工程计算规则计算工程量。承包价格合同价款7#、9#、11#、12#、A1、A2、A3A、4A#会所,合同价款暂定7994240元;8#、10#楼、A5会所合同价款暂定9426168元。开工日期暂定2013年3月20日,具体以实际开工日期为准,按合同工期完成不奖不罚,每提前一天发包人奖承包人1000元,累计拖延工期超过30天,每天罚款5000元,雨季如连续24小时下雨不能施工,由发包人驻工地代表书面签证,工期顺延。工程款支付:采用按工程总价分段付款方式,根据工程预算总包价,土建工程竣工验收后次日起14天内支付50%,如发包方14天内不能支付,可延长时间不超过一个月,发包人从土建工程竣工验收后次日起按月息1%计算利息给承包人至付款到账之日止,超过延期支付时间仍不能支付,发包人从延期支付到期日起按月息1.5%计算利息给承包人至付款到账之日止。上述工程于2014年12月8日竣工初验。
    2011年5月23日《工程结算审定表》载明金鹰公司对美域中央北大门、挡土墙及签证零星工程审定造价为346580.33元。2012年1月13日《支付工程进度款情况表》载明金鹰公司对美域中央一期外网土建、水电审定造价1308922.87元。2012年3月9日《协议书》载明金鹰公司对美域中央东大门审定造价56000元。2012年5月7日《工程造价审定表》载明金鹰公司对欢乐湖售楼部工程审定价209931.94元。2012年7月24日《关于美域中央二期5#、6#楼审计结算报告》载明金鹰公司审定造价13487725.45元。《关于美域中央二期地下车库工程审核结算汇报》载明金鹰公司审定造价3379523.21元。2012年9月24日《工程结算审定表》载明金鹰公司对美域中央10#楼机房、周边外网及挡土墙、残疾人坡道、零星工程审定造价527321.53元。机房层另外计算并下浮后应付工程款428419.21元。2013年1月14日《工程造价审定表》载明金鹰公司对欢乐湖国际度假村一期一段幕墙、铝合金门窗、阳台栏板审定造价2344928.28元。2013年10月10日《工程结算审定表》载明金鹰公司对欢乐湖国际度假村一期一段1#、2#、5#楼土建审定造价10828626.89元。《工程结算审定表》载明金鹰公司对欢乐湖国际度假村一期一段3#楼土建审定造价4115685.04元。《工程结算审定表》载明金鹰公司对欢乐湖国际度假村一期一段4#楼土建审定造价5181133.43元。2013年10月17日《水电安装审定价格汇总表》载明金鹰公司对美域中央、欢乐湖一期一段一期二段水电安装审定价3501555.38元。《工程造价审定表》载明金鹰公司对欢乐湖一期一段外网审定价843985.01元。针对以上五份合同双方结算工程总造价为118497614.45元。2016年3月11日的《新龙兴公司与腾冲金鹰公司对账确认表》(以下简称《对账确认表》)确认金鹰公司已付新龙兴公司工程款81390572.06元,待确认的款项6笔合计455142元,并注明待确认的款项在工程结算时,由双方确定后,在工程总价中抵扣。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1.尚欠工程款、质保金及利息;2.金鹰公司要求新龙兴公司支付工期延误的违约金10195000元是否有事实依据。
    关于尚欠工程款、质保金及利息问题。关于尚欠工程款,从2010年4月28日至2013年3月1日,金鹰公司与新龙兴公司先后签订五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新龙兴公司承建金鹰公司位于腾冲县“美域中央”“欢乐湖度假村”的两个施工场地,四个工程项目,涉案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先后交付使用,该五份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并未违反法律或者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工程总造价经双方对账确认为118497614.45元,双方无异议,予以确认。2016年3月11日《对账确认表》对账确认已付款81390572.06元,双方无异议,予以确认。金鹰公司主张以49套房屋抵工程款13125402元及代付材料款6笔合计455142元及现金代付材料款7万元和对账时遗漏已付工程款200万元,对此,一审法院认为:1.金鹰公司主张用49套房屋抵工程款13125402元,是以《承诺书》上载明的单价3220元/平方米,乘以49套房屋总建筑面积4076.21平方米计算。金鹰公司虽承诺用100套房屋销售后抵工程款,但双方未办理房屋抵押登记,房屋未移交给新龙兴公司,所有权及销售权仍然属金鹰公司,以房屋抵工程款未实际履行,金鹰公司也未提交销售房屋后将款项支付给新龙兴公司的相关证据,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对新龙兴公司自认的金鹰公司销售部分房屋后支付工程款691776元,予以确认。2.金鹰公司主张代新龙兴公司支付材料款6笔合计455142元、另现金支付7万元。2016年3月11日《对账确认表》载明“待确认的款项455142元,待确认的款项在工程结算时,由双方确定后,在工程总价抵扣”,金鹰公司提交代付6笔材料款455142元的付款凭证,时间、金额与《对账确认表》载明的待确认数额一致,对金鹰公司代付的材料款455142元,予以确认。至于金鹰公司主张现金支付代付材料款7万元,无证据证实,新龙兴公司不予认可,不予支持。3.金鹰公司主张支付工程款200万元。其提交了2013年2月6日汇款凭证及《收条》,新龙兴公司认为该200万元是金鹰公司归还新龙兴公司的借款,其提交了由金鹰公司法定代表人魏爱英签名的《借款明细利息确认书》,该确认书载明“2013年2月6日还款200万元”,该确认书经江苏省海安县人民法院(2016)苏0621民初3811号生效的民事判决予以确认,故该200万元是借款而非金鹰公司支付的工程款,金鹰公司提交的录音证据因新龙兴公司对真实性不予认可,不予采信,金鹰公司该项理由不能成立。综上,金鹰公司已付工程款82537490.06元(81390572.06元+691776元+455142元)。工程总造价118497614.45元减去已付工程款82537490.06元后,尚欠工程款为35960124.39元。关于质保金,《建设工程质量保证金管理办法》第二条规定,本办法所称建设工程质量保证金(以下简称保证金)是指发包人与承包人在建设工程承包合同中约定,从应付的工程款中预留,用以保证承包人在缺陷责任期内对建设工程出现的缺陷进行维修的资金,缺陷责任期一般为1年,最长不超过2年,由发包人、承包人双方在合同中约定。本案中,金鹰公司主张按工程总造价118497614.45元的3%预留质保金3554928元,无合同依据。案涉四份合同涉及的工程,分别于2011年12月25日、2013年8月23日、2014年5月19日、2014年12月8日竣工验收合格,且交付使用。金鹰公司在2016年2月20日出具的《承诺书》中承诺尚欠工程款分四次向新龙兴公司支付,并未提出预留质保金,金鹰公司主张预留质保金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关于利息,新龙兴公司主张应付的工程进度款及尚欠的工程进度款按月利率1%计算利息,应支付的工程进度款利息为16909593.78元。第一,双方签订的前四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补充协议,并未约定逾期支付进度款应支付利息,仅约定“承包人每月25日前向发包人申报工程量报表,发包人收到申报表14个工作日支付进度款。”“发包人在14个工作日内仍不能付款,承包人应在5个工作日内申报索赔计算清单供发包人审核,延误的工期从应付进度款之日起按实顺延,并协商解决付款问题。”新龙兴公司并未提交按合同约定每月25日向金鹰公司申报工程量报表,发包人收到申报表14个工作日仍未支付进度款其提出索偿的相关证据。第二,2013年3月1日金鹰公司与新龙兴公司签订的《工程合同补充条款》约定“工程款支付:采用按工程总价分段付款方式,根据工程预算总包价,土建工程竣工验收后次日起14天内支付50%,如发包方14天内不能支付,可延长时间不超过一个月,发包人从土建工程竣工验收后次日起按月息1%计算利息给承包人至付款到账之日止,超过延期支付时间仍不能支付,发包人从延期支付到期日起按月息1.5%计算利息给承包人至付款到账之日止。”新龙兴公司不能提交土建工程竣工验收后次日起14天内支付进度款未达到50%的相关证据,并且双方当事人认为所支付的工程款无法区分是针对哪个合同支付。同时,《承诺书》载明“其余所欠合同到期工程款按以下节点支付:2016年7月31日前支付所欠款的30%;2016年12月31日前支付所欠款的30%;2017年春节前支付所欠款的20%,其余款于2017年6月30日前付清”。该《承诺书》并未明确金鹰公司需支付工程进度款利息。新龙兴公司主张工程进度款的利息,依据不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规定,利息从应付工程价款之日计付。当事人对付款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下列时间视为应付款时间:(一)建设工程已实际交付的,为交付之日;(二)建设工程没有交付的,为提交竣工结算文件之日;(三)建设工程未交付,工程价款也未结算的,为当事人起诉之日。鉴于新龙兴公司未主张尚欠工程款的利息,金鹰公司自认逾期支付工程款应付的利息为779119元,予以确认。
    关于金鹰公司要求新龙兴公司支付工期延误的违约金10195000元是否有事实依据的问题。金鹰公司单方计算出新龙兴公司工期延误的违约金10195000元,新龙兴公司抗辩称工期延误是因金鹰公司没有及时支付材料供应商的材料款,没有提供场地通道及分包工程的防火门、进户门、阳台门工程工期滞后,下雨无法施工,反复修改图纸等原因。2011年5月3日金鹰公司向新龙兴公司发出的《工程停工报告》,载明停工的原因为外欠材料款太多、材料供应商已停止供应材料,工程无法正常运转。新龙兴公司提供的2012年6月28日、7月20日两份《工作联系函》,2014年4月10日《工程签证单》,证明施工期间因金鹰公司分包的防火门、进户门、阳台门材料等未进场,导致工期延误,监理公司、金鹰公司批注情况属实。2011年6月8日《补充协议》约定“拖延工期超过30天以上,每超过一天罚款5000元,雨季如连续下雨不能施工,按国家规定,由发包人驻工地代表书面签证,工期顺延”,新龙兴公司提交的2012年9月13日、9月15日、9月16日向金鹰公司上报的《工作联系函》及2012年9月21日至2014年8月11日期间42份《签证单》,证明下雨导致工期顺延,监理公司、金鹰公司批注情况属实。新龙兴公司提供的2013年8月22日《签证单》,证明金鹰公司修改图纸导致工期顺延。新龙兴公司提供的2013年9月25日《工程签证单》,证明原由新龙兴公司安装的阳台栏杆工程,金鹰公司改为自行安装,影响工期要求顺延工期163天,金鹰公司在该签证单上盖章确认。2014年4月10日的《工程签证单》,证明增加工程量需要顺延工期45天,金鹰公司盖章确认。2016年2月20日金鹰公司出具的《承诺书》,承诺尚欠的工程款分四次向新龙兴公司支付,金鹰公司未主张要求新龙兴公司承担工期延误的违约金。以上证据可以证明因金鹰公司的原因造成工期延误是客观存在的事实,金鹰公司反诉主张工期延误违约金10195000元,证据不充分,不予支持。新龙兴公司抗辩称金鹰公司主张工期延误违约金已超过两年诉讼时效,因双方未进行结算不存在诉讼时效起算的问题,新龙兴公司该抗辩理由不能成立。
     一审判决:1.由金鹰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新龙兴公司支付工程款35960124.39元及利息779119元;2.驳回新龙兴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3.驳回金鹰公司的反诉请求。本诉案件受理费326579.23元,由新龙兴公司负担202479元,金鹰公司负担124100.23元。诉讼财产保全费5000元,由新龙兴公司负担。反诉案件受理费41485元,由金鹰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金鹰公司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二份证据:1.云南省腾冲市人民法院(2017)云0581民初1119号民事判决书;2.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云05民终738号民事判决书。证明新龙兴公司承建的房屋存在漏水等质量问题,新龙兴公司拒绝整改,金鹰公司与第三人达成维修协议,因此产生的维修费用、诉讼费用应由新龙兴公司承担。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新龙兴公司质证认为,该两份证据形成于一审期间,不属于二审新证据。根据当事人的质证意见,本院认证如下:该二份证据系人民法院依法制作的裁判文书,对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可,但因金鹰公司一审并未就案涉工程存在质量问题提出相应的反诉请求,案涉工程是否存在质量问题不属于本院二审审理范围,该二份证据内容与本案待证事实没有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
    金鹰公司对一审判决查明事实部分“欢乐湖一期二段”工程于2014年5月19日竣工验收合格,“欢乐湖一期二段B区”工程于2014年12月8日竣工初验有异议。金鹰公司主张,“欢乐湖一期二段”工程虽有竣工验收记录,但因质监部门未进行竣工验收备案,不能认定为已经竣工验收合格。“欢乐湖一期二段B区”工程仅是金鹰公司的自检自查,未进行竣工初验。竣工初验是指勘察、设计、施工、监理、建设、质监六方同时盖章,并交付资料,但新龙兴公司至今未提交上述两项工程竣工验收资料给金鹰公司。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根据金鹰公司一审提交的第六组证据中的《工程质量竣工验收记录》记载,“欢乐湖一期二段”工程的竣工日期为2014年5月19日,建设单位金鹰公司、监理单位腾冲县腾腾工程监理有限公司、施工单位新龙兴公司腾冲分公司、设计单位上海都市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均参加了验收。金鹰公司一审提交的第七组证据中的《工程质量验收意见》载明,“欢乐湖一期二段B区”工程2014年12月8日通过竣工初验,建设单位金鹰公司、勘察单位云南省宏兴物探岩土工程公司、设计单位上海都市建筑设计有限公司、监理单位腾冲县腾腾工程监理有限公司、施工单位新龙兴公司腾冲分公司均在其上盖章确认。《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第十六条规定,建设单位收到建设工程竣工报告后,应当组织设计、施工、工程监理等有关单位进行竣工验收。第四十九条规定,建设单位应当自建设工程竣工验收合格之日起15日内,将建设工程竣工验收报告和规划、公安消防、环保等部门出具的认可文件或者准许使用文件报建设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备案。根据前述规定,建设工程的竣工验收系由建设单位组织,设计、施工、工程监理等主体参与,建设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一般情况下并不直接参与工程的竣工验收,其是通过要求建设单位进行工程竣工验收备案的方式依法行使对建设工程质量的监督管理职能。不能将建设单位主导的工程竣工验收等同于建设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的备案监督。一审判决对上述事实的认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根据金鹰公司一审提交的第四组证据中的《建设工程竣工验收备案表》记载,“美域中央小区”工程中5#、6#楼的竣工验收时间为2011年12月25日,10#的竣工验收日期为2012年5月25日,一审判决笼统地认定“美域中央小区”工程于2011年12月25日竣工验收合格,存在错误,本院予以纠正。对于一审查明的其他事实,当事人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一审卷宗中民事开庭笔录(反诉)载明“审:反诉原告,请就工程的状况进行说明。金鹰:四个工程都交付使用了。所有楼的交付时间与答辩状的时间一样。楼盘交付以后就进行了初验,第三部分没有完成验收,第四部分没有验收,已经交付使用。”二审庭审中,金鹰公司提出,双方约定以房抵债的49套房屋,在一审判决后,又出售了一部分,新龙兴公司收取了其中部分房款,该部分款项应作为已付工程款予以抵扣。本院要求双方庭审后对新龙兴公司实际收取售房款情况进行对账。经双方对账确认,新龙兴公司实收购房款8132266元,本院对双方当事人自认的上述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2016年2月20日,金鹰公司法定代表人魏爱英出具的《承诺书》载明“关于我公司所欠江苏新龙兴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腾冲分公司腾冲项目工程款结算一事,我公司郑重承诺如下……三、我公司承诺在2016年3月15日前将腾冲项目的所有可销售住宅商品房(约100套)全部办理网签手续并开具收款收据给江苏新龙兴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腾冲分公司用以抵算工程款,考虑到相关税费及变现成本,抵款价格为3220元/平方米。四、其余所欠合同到期工程款按以下节点支付:2016年7月31日前支付所有欠款的30%;2016年12月31日前支付所有欠款的30%;2017年春节前支付所有欠款的20%;余款于2017年6月30日前付清。五、如有任何一期付款逾期,我公司自愿用腾冲项目的其余商用商品房折价抵债。”
    又查明,新龙兴公司于2017年8月25日向金鹰公司移交了“欢乐湖一期二段B区”工程的施工资料和竣工图纸。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一)金鹰公司应否以及如何支付新龙兴公司工程款及利息。(二)新龙兴公司应否以及如何承担工期延误违约金。
    (一)关于金鹰公司应否以及如何支付新龙兴公司工程款及利息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九条规定,建设工程合同是承包人进行工程建设,发包人支付价款的合同。在建设工程合同中,承包人的主要合同义务是进行工程建设并向发包人交付质量合格的工程,发包人的主要合同义务是支付工程价款。本案中,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案涉四项工程中,前三项工程均已经竣工验收,第四项工程“欢乐湖一期二段B区”工程亦已经通过建设、勘察、设计、施工、工程监理五方的竣工初验,所有工程已经全部交付金鹰公司。如上所述,工程是否在建设行政主管部门或有关部门竣工验收备案,不是确定工程是否竣工验收的标准。在新龙兴公司已经履行完毕其主要合同义务的情况下,金鹰公司应当支付相应的工程价款。而且,根据金鹰公司法定代表人出具的《承诺书》载明“其余所欠合同到期工程款按以下节点支付:2016年7月31日前支付所有欠款的30%;2016年12月31日前支付所有欠款的30%;2017年春节前支付所有欠款的20%;余款于2017年6月30日前付清。”在金鹰公司承诺支付所欠付工程款时,并未将新龙兴公司移交工程档案资料作为付款前提条件,应视为金鹰公司对付款条件和付款时间做出新的意思表示,金鹰公司应受该意思表示约束。根据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对于双方有争议的“欢乐湖一期二段B区”工程,新龙兴公司已于2017年8月25日将工程施工资料和竣工图纸移交给金鹰公司,金鹰公司关于支付工程款条件未成就的主张,依据不足。当然,新龙兴公司作为承包人,除需要履行交付合格工程的合同主要义务外,亦应根据诚实信用原则,对施工过程中形成的施工资料、竣工验收资料等档案资料及时、完整地移交给发包人金鹰公司。如果新龙兴公司违反上述附随义务给金鹰公司造成损失,亦应承担相应的违约损害赔偿责任。由于金鹰公司在本案中未就此提出相应的反诉请求,本院在本案中不作处理。
    关于尚欠工程款数额。金鹰公司主张以《承诺书》上载明的单价3220元/平方米,乘于49套房屋总建筑面积4076.21平方米计算,应抵工程款13125402元。对此,本院认为,金鹰公司与新龙兴公司关于以案涉房屋销售款抵工程欠款的约定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但应自当事人实际履行之日起产生消灭原债务的法律效力。根据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双方确认新龙兴公司实际收到房屋销售款8132266元,该部分款项可作为已付工程款,本院予以确认。一审判决认定新龙兴公司实际收到房屋销售款691776元,存在错误,本院予以纠正。金鹰公司上诉主张以约定的13125402元抵扣工程款,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对于金鹰公司主张的以现金代新龙兴公司支付材料款7万元及漏算的已付工程款200万元,一审判决认定并无不当,金鹰公司二审中未提交证据证明一审判决存在错误,对其该项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综上,金鹰公司已支付的工程款为89977980.06元(81390572.06元+8132266元+455142元),尚欠工程款28519634.39元(工程总造价118497614.45元-已付工程款89977980.06元)。
    关于质保金。金鹰公司二审明确,因第一、第二项工程的质保期已满,故仅主张扣留第三、第四部分工程的质保金。根据《建设工程质量保证金管理办法》第二条规定,建设工程质量保证金是指发包人与承包人在建设工程承包合同中约定,从应付的工程款中预留,用以保证承包人在缺陷责任期内对建设工程出现的缺陷进行维修的资金。缺陷责任期一般为1年,最长不超过2年,由发、承包双方在合同中约定。本案中,第三项工程“欢乐湖一期二段”工程已于2014年5月19日竣工验收合格,第四项工程“欢乐湖一期二段B区”工程也已于2014年12月8日通过竣工初验。根据金鹰公司一审庭审自认,上述两项工程均已经交付使用,截至本案二审期间,已超过2年的缺陷责任期。金鹰公司在《承诺书》中亦未向新龙兴公司主张扣留工程质保金,故金鹰公司上诉主张对后两项工程预留3%质保金,依据不足。至于金鹰公司提出的工程质量问题,因金鹰公司一审并未就此提起反诉,对于工程是否存在质量缺陷、具体修复费用以及责任承担等问题,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双方可另寻其他法律途径解决。
    关于利息。如上所述,金鹰公司关于支付工程款条件未成就的抗辩主张,依据不足,金鹰公司应当向新龙兴公司支付相应的工程价款。利息从应付工程价款之日计付。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是金鹰公司是否应当支付工程欠款利息,应自何时起算。经查,新龙兴公司一审诉讼请求为支付工程款40046252.51元及利息16909593.78元,新龙兴公司并非仅主张了工程进度款利息,一审判决以新龙兴公司未主张尚欠工程款利息为由,仅认定金鹰公司自认利息部分,存在错误,本院予以纠正。对于利息的起算时间,二审中新龙兴公司主张以实际尚欠工程款28519634.39元为基数按照《承诺书》约定的时间节点计算利息,本院认为,从新龙兴公司角度看,此系其对自身权利的处分,不违反法律规定;从金鹰公司角度看,《承诺书》承诺的第一期付款时间为2016年7月31日,经核查一审双方无争议的《工程结算审核定单》,金鹰公司最后完成结算审核的时间为2016年6月15日。从《承诺书》内容看,是金鹰公司在完成工程所有项目对账工作后,对如何支付欠付工程款的承诺,因此,对已经确定的所有尚欠工程款按照《承诺书》承诺的时间节点支付亦不违背金鹰公司的本意。本院对新龙兴公司的该项上诉请求予以支持,即欠付工程款8555890.32元(28519634.39元*30%)自2016年8月1日起计算利息;欠付工程款8555890.32元(28519634.39元*30%)自2017年1月1日起计算利息;欠付工程款5703926.88元(28519634.39元*20%)自2017年1月28日起计算利息;欠付工程款5703926.88元(28519634.39元*20%)自2017年7月1日起计算利息。对于利息计算标准,因金鹰公司在《承诺书》中并未承诺逾期付款按照月利率1.5%计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新龙兴公司主张按照月利率1.5%计算利息,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确定尚欠工程款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
    (二)关于新龙兴公司应否以及如何承担工期延误违约金的问题。对案涉工程工期存在延误,当事人并无异议,争议的焦点是工期延误的原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中,针对金鹰公司的反诉请求,新龙兴公司抗辩称案涉工程工期延误系因金鹰公司原因所致,对于该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新龙兴公司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新龙兴公司一审虽提交了包括《工程签证单》《工程联系单》在内的多份证据,证明因金鹰公司原因导致工期延误,但新龙兴公司并不否认其提交的证据不能完全一一覆盖实际的工期延误天数,二审中新龙兴公司亦未提交补充证据证明所有的工期延误均系金鹰公司原因所致,新龙兴公司应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一审判决以存在金鹰公司原因造成工期延误的客观事实为由,将工期延误全部认定为金鹰公司的责任,存有不当,本院予以纠正。关于工期延误违约金数额,从已经查明的事实看,导致案涉工程工期延误的原因是多方面,且无法精确计算不同原因导致的具体延误天数,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兼顾合同履行情况及当事人过错,本院酌定新龙兴公司支付金鹰公司工期延误违约金750000元。
综上所述,金鹰公司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新龙兴公司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云民初58号民事判决;
    二、腾冲县金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江苏新龙兴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支付工程款28519634.39元及利息,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以8555890.32元为基数,自2016年8月1日起计算至该笔款项实际付清之日止;以8555890.32元为基数,自2017年1月1日起计算至该笔款项实际付清之日止;以5703926.88元为基数,自2017年1月28日起计算至该笔款项实际付清之日止;以5703926.88元为基数,自2017年7月1日起计算至该笔款项实际付清之日止。);
    三、江苏新龙兴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腾冲县金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支付工期延误违约金750000元;
    四、驳回江苏新龙兴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五、驳回腾冲县金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其他反诉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本诉案件受理费326579.23元,由江苏新龙兴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负担202479元,腾冲县金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124100.23元。诉讼财产保全费5000元,由江苏新龙兴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负担。反诉案件受理费41485元,由腾冲县金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40000元,江苏新龙兴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负担1485元。二审案件受理费491324.23元,由江苏新龙兴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负担191324.23元,腾冲县金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3000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 丹
审判员 杨兴业
审判员 李延忱
二〇一八年三月三十日
法官助理李朋
书记员 陈思妤